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孤軍最新章節。

    嘲哳苑去某個地方,這里所指的某個地方絕非繁華之地,幾乎都是渺無人煙的地方。有異道中人好事,曾去嘲哳苑搭建戲臺的位置勘察過,發現那里風水不好也不壞,不是什么陰陽之地,也沒有亂墳崗,但他們所在的地方,肯定曾經死過很多人,要不就是戰場,要不就是曾經發生過十分血腥的殺人案現場。

    尉遲然問:“那他們不是會去刑場唱戲?”

    唐千林道:“那倒不至于,畢竟古時候官府也不會坐視不管,雖然有冤案,但也不是被處以極刑的人都是被冤枉的,所以,為他們唱戲,這不等于是為壞人喊冤嗎?”

    尉遲然看向遠處:“烏飛和裴恩彤為什么要來這里呢?”

    唐千林糾正道:“應該是,烏飛為什么要兩次帶裴恩彤來這里。”

    尉遲然分析:“難道說,他們上次僅僅只是來了封門村,而沒有來這里?”

    唐千林看向遠處:“走,咱們進去看看再說。”

    唐千林和尉遲然早有準備,脫去沖鋒衣外套后,穿著里面那身用來夜行的黑色戰斗服,潛入廢棄的村落之中。因為唐千林曾評估這次任務應該沒有危險,所以并沒有攜帶槍支,且517對槍支的管理也非常嚴格,不是執行任務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攜帶槍支,平日內用來掩護的身份也是五花八門,總部的人也就算了,分部的人大部分平日內都是警察,并且還老老實實上班。

    來到那座牌坊前的時候,尉遲然駐足停下,看著上面“嘲哳苑”三個字。

    “跟著我。”唐千林看似步伐緩慢,速度卻絲毫不減,他告誡尉遲然,就算在夜間,也要盡量待在陰影處,因為非封閉環境內,無論如何都有些許的光線,而這些光線就會暴露自身。

    牌坊后方那條大路筆直通向石制戲臺,路兩側全是排列怪異的瓦房。雖然瓦房已成廢墟,卻可以從瓦房留下的一些線索中判斷出,這些房子應該是民國時期修建的,絕非在現代。

    烏飛和裴恩彤在戲臺旁邊一座較完整的瓦房內休息,在其中點燃了一堆篝火,所以在黑夜中看得特別清楚。

    唐千林帶著尉遲然逐漸靠近,隨后在戲臺一側的破瓦房斷墻后隱藏下來,注視著前方,從這個位置剛好有個角度可以窺視到屋內。屋內的烏飛正說著什么,而裴恩彤卻是眉頭緊鎖,似乎很是擔憂,隨后烏飛從行囊中掏出一個藥盒,從其中拿出兩顆藥來,讓裴恩彤服下。

    尉遲然見狀問:“烏飛給裴恩彤吃的是什么?”

    唐千林搖頭:“太遠,看不清楚,是個便攜藥盒,也沒有標簽。”

    尉遲然問:“我們只能在這里等著了,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么。”

    唐千林仔細觀察著屋內的環境:“里面沒有睡袋,外面沒扎帳篷,說明他們沒打算睡覺。”

    長時間的長途跋涉讓尉遲然有些困乏,他靠在墻壁上剛準備瞇一會兒,卻發現自己眼前出現了疊影,似乎看什么東西都是雙重了,旁邊的斷墻,斷墻下方的雜草都出現了疊影,但唯獨看唐千林是正常的。

    突然間,尉遲然看到一個人影從跟前一晃而過,他看得很清楚,那是個人影,而且是個女人,女人似乎還穿著戲服。尉遲然一把抓住唐千林,唐千林意識到有情況,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也發現自己眼前看任何東西都出現了疊影。

    “怎么回事?”唐千林揉了下眼睛,但他的意識是清楚的,說明并不是中毒,或者是吸入了沼氣之類的東西。

    此時,他們所在的破屋變得模糊起來,所有的東西都似乎在顫動,顫動的同時形成快速抖動的疊影,這個狀況沒有持續太久模糊就消失了,緊接著周圍的一切變得清晰起來,屋內的家具等陳設也變得完整,就如同是時光在頃刻間倒流,又回到了民國時期。

    尉遲然緊盯著旁邊的火炕,炕上坐著兩個正在吃著玉米的孩子,兩人都穿著紅色的棉襖,可奇怪的是孩子臉上看不清楚五官,似乎戴著一張面具。

    可是,戴著面具又如何吃玉米呢?

    唐千林也看著那里,然后緩緩起身,那兩個孩子似乎看不到他們,他們也聽不到孩子的聲音,就算孩子沒說話,也沒聽到他們吃東西發出的任何聲響。

    該不會是我聾了吧?尉遲然指著自己的耳朵,唐千林搖頭,示意兩人出去。兩人走出門口,險些撞倒門口的一個女人,那女人穿著綠色的旗袍,也察覺不到唐千林和尉遲然的存在,她的臉上也看不清楚五官,面部的一切似乎都是扭曲的。

    唐千林和尉遲然呆呆地看著這一切,看著村落中那些行走著的人們,所有人都穿得很喜慶,似乎在過什么節日,還有人在放鞭炮,可他們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尉遲然看向唐千林問:“這是怎么回事?”

    唐千林道:“這讓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尉遲然問:“什么往事?”

    唐千林道:“我在東北尋找薩滿靈宮的時候,曾經去過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是一片沙漠,在沙漠中我遇到了一個旄捕前輩,這個人叫尤四方,而尤四方在進入那片沙漠之前,也曾經在東北深山中的某個小鎮內經歷過和我們現在一模一樣的事情。”

    尉遲然疑惑道:“什么?”

    唐千林道:“我當時無意中走進那片沙漠的時候,是193年,可尤四方聲稱自己是宣統二年到的那片沙漠,也就是說,距離我發現他已經過去了快三十年,尤四方是為了完成師父的遺愿而開始調查《九州萬獸圖》的,而當時我發現竟然有兩本九州萬獸圖,也就是那時候,其實我就應該發現平行世界的存在,然后他去了東北,又被日本人雇傭,去一座渤海國的古城尋找失蹤人員,誰知道在原本應該廢棄的古城內經歷了一系列詭異的事件,然后進到了那片永遠也走不出去的沙漠之中。”

    尉遲然問:“那最后你是怎么出來的?”

    唐千林道:“在一個叫胡順唐的開棺人幫助下走出來的,總之那段經歷至今難忘,難道說,我又要重復那段經歷了?”

    尉遲然忽然想到:“烏飛和裴恩彤在做什么?”

    唐千林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這才是他們此行的目的,所以,兩人快速朝著烏飛和裴恩彤所在的位置走去。來到大路之上,卻發現村中的人都聚集在那里,所有人都身著盛裝,走在游行的隊伍中,前方還有人吹著嗩吶,敲著鑼鼓,兩側的人則放著鞭炮。

    唐千林和尉遲然小心翼翼從路邊走向隊伍最前方,驚訝地發現,最前方有人抬著一口沒有蓋上棺蓋的棺材,但因為是舉起來的,所以他們看不清楚棺材內到底躺著的是什么人。

    既然是喪事,為什么此處的人要穿得這么光鮮亮麗呢?

    游行的隊伍緩慢地朝著戲臺的方向走去,而戲臺也已經掛滿了紅色的綢緞,那些綢緞在微風吹拂下飄逸著,就像是一只只懸在半空的手不斷揮舞著,召喚著游行的隊伍上前。

    此時,尉遲然發現烏飛和裴恩彤就站在之前那座屋子的門口,兩人站在屋檐之下,神情十分嚴肅,緊盯著游行隊伍最前方的那口棺材。

    唐千林見狀,示意尉遲然跟緊自己,然后兩人從瓦房后面繞過去,悄悄來到烏飛和裴恩彤身后不遠的地方,躲在一個水缸的旁邊。

    很明顯,他們兩人也能看到這番詭異的情景,因為有人群遮擋,所以他們并未發現唐千林和尉遲然的存在。

    靠得夠近后,兩人盡量蜷縮在陰影之中,豎起耳朵去聽烏飛和裴恩彤的對話。

    烏飛緊握著裴恩彤的手,兩人的手抓得特別緊,就好像烏飛要送裴恩彤進那副棺材一樣。

    烏飛道:“只要這次成功,你再去云州寺,我們就成功了,就可以徹底留在這里了。”

    裴恩彤似乎有些神情恍惚,站都站不穩:“我已經快不行了,如果這次不成功,我便沒辦法留在這副軀體里了。”

    成功?軀體?尉遲然聞言看著唐千林,唐千林也很疑惑,不知道兩人到底在說什么。

    烏飛問:“你確認一下,那棺材里是不是你?這是不是你的前世?”

    什么?棺材內是裴恩彤?前世?尉遲然緊盯著前方那兩人的背影,唐千林也是一臉驚訝,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裴恩彤艱難地點頭:“我只能記起來一點點,我記得嘲哳苑三個字,也記得我前世應該是個戲子,我是染病死的,在我死之前,還清楚記得他們為我換上了一身紅衣,周圍的人也面露笑容,對,是這樣的,我床的旁邊就放著棺材,所有的人都似乎在等著我死一樣。”

    烏飛看著越來越靠近戲臺的人群:“等下我沒辦法過去,只能靠你自己了,你必須得靠自己走到戲臺上,然后躺進棺材里,你必須得確認那里面躺著的是不是前世的你,如果是,記憶會在那瞬間全部回來,如果不是,你得趕緊出來,明白了嗎?”

    裴恩彤依舊是艱難地點頭,她側臉的那一刻,尉遲然看到她的臉色無比蒼白,毫無血色,就像是剛死不久的人。

    游行的隊伍終于到達了戲臺,在四名大漢將棺材抬上戲臺的同時,原本呈縱隊的人群也散開,所有人都規規矩矩整整齊齊的站在戲臺之下等待著。等棺材放在戲臺中心之后,四名大漢也分別站在了戲臺的東西南北四個角上,隨后,戲臺左右兩側的戲班開始吹奏起來,如之前一樣,唐千林和尉遲然聽不到任何聲音,也沒有看到任何人出來唱戲。

    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孤軍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