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非酋變歐之路最新章節。

    雖然族長是比較在意家族,也明白盛郎君比他想象中要狡詐,但這些年來他們兩個人也算是有著不少交情,他并不想和他成為仇人。

    也不希望盛郎君他一直不回來,或者是死在外面,要是這樣族長他從心里會感覺很不好受,這些年他的心為了家族是冷硬了很多,但盛郎君所做過的事情他還是記得。

    雖然他做出拒絕盛郎君報仇的請求,但他也明白作為一個父親的心。如果他是盛郎君也會很氣憤,所以現在就算是盛郎君不愿意替家族出力,他也不愿意多說什么。

    至于因為盛郎君的算計,導致作為族長是有些吃癟,他是有些惱火的,但族長也知道如果是他,大概也會像盛郎君一樣做,他們都是那一種人。

    還有他發現族弟也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弟子,他決定一定要和族弟保持好關系,因為那個年輕人是個變數,而看出來師徒關系相當的好。

    雖然之前他感覺自己老眼昏花看錯了墳墓前的祭品,現在想想不一定看錯,祭品什么的是從哪里搞到的?想來想去,是那個孩子。

    他從心里羨慕族弟,外出時竟然會遇到有一身好本事的孩子,還有一個強硬的后臺,最可惜的是他不會聽從自己的想法。

    這一點讓他有些扼腕,要是那個孩子有本事在蠻族人的隊伍中取得一席之地,那么家族就掌握了很大的言語權。

    可盛郎君不同意,而那個孩子背后有人,族長一時間竟然找不出來可以利用他的方法,想要吐血。

    這是一個多么好的機會,要是能夠成功上位,這個家族就可以更上一層樓。

    等等,這孩子應該還沒有成婚,完全可以把家族里最璀璨的明珠嫁給他。

    有了姻親關系后,就不算是外人,自然是比較容易提出要求。

    將來有了孩子,還怕這個孩子不向著整個家族嗎?

    但盛郎君只怕是不同意。

    他已經看透了族長的打算。

    族長知道這是一個大大的障礙。

    看看有沒有機會繞開族弟,和那個年輕人聯系上。

    想到這里族長心里還是決定不和族弟說,族弟只怕是很警惕。

    他知道族弟的脾氣,上一次她女兒死時,已經是讓他和家族有了深深的隔閡。

    要是這一次不經過他的同意打他的弟子的主意,盛郎君絕對是會和整個家族決裂。

    而那個年輕人的樣子看上去對族弟十分尊敬,要是決裂只怕他們兩人會走掉。

    族長想了半天,感覺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畢竟美人計很有用。

    想到這里,族長微微一笑,那個孩子看樣子不大。

    就算是聰明,也不會見識太多的東西。

    要是他遇到幾個漂亮的異性。

    族長想到這里微微一笑。

    英雄難過美人關。

    就是這樣。

    族長在心里盤算著。

    那孩子要是喜歡美人。

    這時候的他就會好搞定的。

    族弟就是知道有問題,也已經是晚了。

    至于那個孩子的親爹娘嘛,倒是一個麻煩事。

    萬一找過來,會不會搶占有本事的他?

    不過就是見到,也不怕。

    因為根本不認識。

    走失時太小。

    除非有那種專門的信物。

    族長早就想好了一連串的應對。

    之所以他會這樣算計族弟的弟子。

    是大家族的族長很明白一件事武力。

    在這個亂世中沒有武力支持,根本就是不行。

    沒有強大武力支撐的世家基本就是全滅的下場,當然沒有世家這么蠢。

    在北方留下來而沒有南遷的大家族都是早有打算的,絕對不會沒有擁有武力。

    晉朝皇帝完蛋后,各個世家把自己勢力內的地盤緊緊地抓在手里,以鄔堡作為底牌和蠻族人周旋。

    可惜的是即使他們早就有所準備,族里的武力也只能是勉勉強強保住自己的地盤,根本不敢和蠻族人打一仗。

    扼腕啊!族長這才發現一個大大的問題,族里的人太過在意什么風度儀表,自然是沒有幾個自認為風流瀟灑的人喜歡練武。

    練習武藝有成的多是一些族里的旁支子弟,或者是部曲、附庸之類的人,那么上頭的郎君們更加是看不上習武之人。

    就是家族里想要在戰場上有些出息的人,也是自認為自己是謀略過人,其實最大的可能是紙上談兵。

    因為族長發現那些自認為可以做好謀士的人,根本就是讀了不少書,變得手無縛雞之力。

    族長可不認為打仗只要讀過什么孫子、孫武兵法,就是精通兵法成為好謀士?

    想要打贏一場戰爭,絕非僅僅使用兵書上的韜略就好。

    天文、地理等等方面都要關注到。

    族長曾經考過族里的人。

    根本就是死搬兵法。

    要武力沒有武力。

    要真的謀略也沒有。

    這種人根本就是只會嘴炮。

    有什么用?放族里他都不放心。

    他看重原主還有一個原因他知道一支能夠勝利的隊伍

    其中有一條很重要隊伍里要有能打的武將。

    在武將的帶領下造就出來一支強兵。

    可族里那些最厲害的人達不到。

    這是族長問過他的侍衛。

    得出的結果。

    再說凌霄看見盛郎君上了車。

    就朝著一個地方而去,那是他在鄔堡外的居住地。

    要知道鄔堡里他曾經有過兩間小房子,主要是為了女兒。

    雖然比較小,但勝在安全,后來女兒死后他有些瘋魔就被趕出來。

    現在自己徒弟既然不讓進鄔堡,而鄔堡里的那個地方有可能已經被人占了。

    反正在鄔堡外,他還是有別院可以居住,那才是他最重要的地方,曾經是妻子和他的地方。

    “郎君,回來了。”在盛郎君到了后,他的房子里出來好幾個奴仆,他們都屬于他的私產,一個個是十分激動,好在是主人回來了。

    不然他們就會成為最低等的奴仆,家族里每一個人都可以使喚他們,成為浮萍一樣的存在。

    因為族長在發現盛郎君的問題后大發雷霆,那些族人一時間不敢跑來沾便宜。

    但已經出現了苗頭,比如說現在就有人非要進去,看郎君的收藏。

    因為主人家不在,他們作為奴仆是不肯答應這個要求。

    結果那位擺架子不說,還打算教訓他們一番。

    好在是盛郎君猛然到了。

    那些做奴仆感覺腰一下子有了支撐力。

    看到盛郎君是十分激動,這下子能不能進去要看主人答應嗎?

    而盛郎君下了車后,發現部曲們激動,跟著看見了那個家族子弟。

    看到真正的主人回來,喊打喊殺的那人有些尷尬,他還以為人死在外面跑來耍威風。

    他打算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顯顯自己是多么的威風,結果人家原主人到了,讓他感覺有些慫。

    “起吧!不知道這家小郎君到我家做什么?我家奴仆哪點做的不好,讓小郎君跑到這里來指點?”盛郎君說。

    雖然說起來都是一個家族中人,但也是有著親疏遠近,站在眼前的人一看就是家族子弟,長得是皮相不錯,穿的也是一副很是風雅的樣子,但他不認識。

    所以,這人應該不是家族里的精英子弟。要是精英的話,盛郎君是基本上都認識的,不知道是哪顆蔥冒頭?

    盛郎君不由再仔細看了一眼這位陌生的族人,因為不知道他跑自己家做什么?另外,感覺是有些面熟。

    難道是見過這位的長輩?盛郎君心里有點想法,只怕是在家族里有些能力的人。

    另外,在他身邊還站著一個人,長得是面如好女,個頭也算是比較高。

    但身上不知到為什么有種迷之自信,眼睛有些發亮看著自己。

    讓盛郎君一時間竟然猜不透是什么來歷。

    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家族子弟身上。

    說起來盛郎君也算是老狐貍級別的人物。

    在他的注視下,那人感覺自己的腿有些發軟。

    感覺不對的他,趕緊上前拜見,“見過盛爺爺。”

    此刻有奴仆上前來,輕聲說“郎君,十三郎身邊的小郎君想要看藏書。”

    盛郎君一聽,看了一眼這位小郎君,這位是誰?為什么會覺得能夠看他的藏書?

    最可惡的是,他身邊的人為何是如此目光灼灼?從那雙眼睛里看出來躍躍欲試的感覺,令他感覺有些很不爽。

    在盛郎君心里感覺,如此大刺刺地盯著人看,相當的沒有禮貌,甚至是太過失禮。

    不單單是他一個人是這樣想,其他人也是這種感覺這人太無禮了。

    要不是族人跟著,盛郎君都想著把這雙賊眼給挖出來。

    而此刻的凌霄嘴角一抽,因為她認出來這位是誰?

    不就是那位掛在樹上,非男非女的家伙嗎?

    竟然還安然無恙地跑到這里來。

    還真的是很難得的事情。

    絕對是什么金手指,凌霄想。

    另外她也發現這位的行為有些過分。

    那雙眼睛看看盛郎君后,又去看原主,轉來轉去。

    怎么看都會感覺這位的眼睛有些不夠使,真的太忙碌。

    經過這些年的經歷,凌霄知道古代和現代有很多是不一樣的禮儀。

    在古代做晚輩一般是不可以直視長輩的,這種目光灼灼的行為很不討人喜歡。

    此刻的原主也是很不爽,這是什么人?竟然是感覺有些貪婪,還有著說不出的猥瑣感。

    在看他和師父時帶著幾分令他極為不爽的意味,雖然他并不怎么明白這位的想法,但就是感覺不怎么喜歡。

    要不是四周還有不少外人,比如師父的族人、奴仆在,他都想著揍那個討厭的家伙一頓。

    盛郎君也感覺出來有些不對,這位莫名其妙的人神態中帶著幾分意味不明。

    讓他有些很不爽,但他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以就沒有打算搭理。

    而是轉頭看向家族子弟,淡淡地說“你打算看藏書?”

    那個族里弟子聽了之后,連連點頭。

    雖然有些慫,但只能硬著頭皮上。

    盛郎君看了他一眼。

    感覺沒有啥情分。

    小郎搶先開口。

    “久慕郎君有萬卷書,特意跑來看看。”

    盛郎君一聽,這是誰家弟子?一看就是非士族子弟。

    也不知道在那里冒出來的土鱉,萬卷書是想看就看的?

    真的是好笑無比,連個拜帖都沒有,就敢大刺刺上門,以為自己是誰?笑話!

    “什么萬卷書?沒有!”盛郎君直接一拂袖子,帶著原主就進門,示意自己的奴仆關門。

    對于這種不請自到的客人根本就不需要客氣,他根本不會降低身份搭理這種人的。

    “哎!”后面的小郎一跺腳,這動作令原主有些驚訝的。

    因為這個動作太怪異了,怎么看都帶著女氣。

    正常一個男子不會做這個動作。

    而凌霄差點笑出聲來。

    這位穿越者真的是很好笑的。

    應該是穿到古代后,一直是順風順水。

    還以為和穿越雷劇的主角一樣,有主角光環護身。

    同時周圍人大都普遍降智,就沒有人發現這位的異常一樣。

    但事實上只怕盛郎君已經是感覺出來不對勁,直接是毫不客氣地拒絕。

    而原主更加是感覺不對,在一開始見著這位,就感覺這位代表著麻煩,根本就懶得搭理。

    就是剛才原主已經是氣得打人,凌霄自然是安撫了一下原主有些暴躁的脾氣。

    要不是想著這是師父的家族,原主真的有可能出手教訓那人。

    而剛才那位心里的想法,凌霄是有些察覺的。

    知道后,她也是想要揍那個人。

    感覺那位有些狂想癥。

    就是欠打。

    只是到了現在。

    凌霄還是無法確定這位是男是女。

    根據她比較近距離的觀察,這位長得實在是不矮。

    比正常女性要高一個頭還要多,個頭上實在不像是女性。

    長得也是很俊秀,但下頜、眉毛、眉骨部分還是偏男性化一點。

    從盆骨上看比較小屬于男性,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男女盆骨是有著最大的差異。

    男性是上大下小,而女性的是圓桶狀,之所以有區別,是為了更好的生育,一般女性的盆骨要大于男性。

    當然,既然是一般情況,自然是也有獨特存在,這位有可能是男性,但不敢完全確定。

    只是從剛才盛郎君不搭理后,那人跺腳動作看,怎么看都是女性化的動作。

    就算那位是貨真價實的男子,只怕也是有著一顆女人心。

    反正這位的一舉一動都符合所謂花樣美男的標準。

    但不知道為什么凌霄就是不太喜歡這一款。

    看著帶著一種娘氣。

    還有那目光。

    怎么看都是不怎么順眼。

    反而有種辣眼睛的感覺,真的是頭疼。

    凌霄還以為那一次見面后就根本不可能見著。

    。

    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非酋變歐之路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