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時光仍在,再愛不遲最新章節。

    歷代以來,S帝國的總統以及夫人,結婚當天的所有飾品,皆是按照極其嚴格的工序,由專門機構定制。

    每一款飾品,都會拍照,編輯成冊,入錄霍家族譜。

    更別說二十四小時都要套在無名指上的婚戒。

    那幾乎是最莊嚴,最神圣的物品。

    在普通國民的認知里:總統以及夫人的婚戒,只能從各大新聞報道的圖片里,慢慢地扒,親眼目睹它的真實存在,可能性為零。

    然而,這會兒珠寶城的柜員們,瞅著坐在沙發上,一身凜冽的黑衣,通身都是令人不敢直視的矜貴氣息的男人,許久許久,她們這才反應過來:總統大人,居然帶著夫人,來珠寶城挑選婚戒。

    天哪,這一任總統,要不要這么接地氣啊。

    時念卿挑選了好幾款鉆戒,來來回回套在無名指上對比。

    她詢問了好幾次,可,霍寒景卻坐在沙發上,沒有起身的意思。

    在意識到霍寒景有點不高興,她會帶他來這里挑選婚戒的時候,時念卿皺起眉頭,斂起面上所有的興奮情緒,冷冷對上他的眸子,她喊他名字:“霍寒景……”

    “……”此時此刻的霍寒景,是真的要吐血了。

    他精挑細選了那般出色的珠寶設計師,想要制作獨一無二的婚戒,然而,卻被她女人說成是敷衍。

    而……帝城的珠寶城,雖然是S帝國最大的珠寶聚集地。帝城幾乎百分之八十的國民們,都會來這里購買首飾。人氣,高是高,但,也這意味著:款式,是爛大街的。

    想到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后,霍家的子子孫孫,在家族族譜里,指著他的婚戒,一臉懵逼的嫌棄模樣,他就……

    “你坐在那里不動,是什么意思?!”時念卿見他巋然不動的像座黑色的山,不由得怒了,“如果你不想跟我結婚,那就不要每天都明里暗里示意我給你戶口本啊。我同意給你戶口本了,你卻掉鏈子……”

    時念卿都要氣哭了。

    懷孕后,也許是身體內的激素,實在太高,她真的特別玻璃心,而且每件事她不由自主都會往壞處想。

    可是,那些結果,她顯然也無力承受。

    在霍寒景仍然坐在那里不動的時候,時念卿扔了鉆戒,轉身就要朝門口走。

    而霍寒景見她真的生氣,終于起身了。

    時念卿和霍寒景在因為婚戒的事情,產生了爭執。

    然,店里的柜員,眼睛卻瞪得大大的,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畢竟,時念卿剛剛那番言辭,信息量實在太大了。

    S帝國的國民,誰不知道霍寒景高冷?!

    糾纏他的女人,無論是政界圈,商界圈,娛樂圈,各式各樣的圈,都排隊能繞赤道好幾圈了吧,可是,他什么時候抬起眼眸多看了眼。

    最最接地氣的時候,也是他當年跟時念卿的戀情,當著學校那么多雙眼睛,唱歌表白。

    然而,時念卿剛剛那語氣,是說明:表面看起來倨傲又禁欲的總統大人,實際私底下卻對女人糾纏不休么?!

    明里暗里要戶口本……

    而時念卿那語氣,顯然給得很勉強。

    他們的總統大人,要不要這么慘。

    地位,是不是其實并沒有他們國民想象中的那么高。

    霍寒景,最后還是妥協了。

    發了言:“你喜歡哪款,就訂哪款。”

    時念卿惡狠狠瞪了他好幾眼,心里的氣,這才消淡了些。

    她重新回到玻璃柜前,挑選鉆戒,一邊挑選,一邊還低聲說:“本來就是戴我手指上的,肯定要我喜歡才行啊,如果我不喜歡,每天低頭就看到它套在我手上,我得多憋屈……”

    憋屈……

    霍寒景都要被她的話,給氣笑了。

    和他結婚,戴配套的戒指,她到底是能有多憋屈。

    “霍寒景,這款呢?!”時念卿戳了戳玻璃柜里的一款鉆戒。

    霍寒景淡淡垂下眼眸,冷冷掃了眼,然后啟動薄唇:“還行吧。”

    “還行?!”時念卿顯然不滿意他的態度,“你要不要這么敷衍?!按理說,我來這里買婚戒,你應該是最開心的那個人才對。”

    “我為什么要最開心?!”霍寒景有點搞不懂時念卿的邏輯。他都要被子子孫孫給笑話欣賞水平有問題了,他還要開心?!呵~!!

    時念卿說:“下午的那四名設計師的檔案,我都看見過了。目前任職的職務,我也看見了。頂級奢侈品的首席設計師,出的每款珠寶,版權費高得離譜,而桐姨說,霍家賣下他們的版權費,光設計圖就七位數了,還不算他們親自制作費用。”

    怎么算,怎么也得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了吧。

    而且,設計的版權費都那么高了,所用的原料不可能便宜到哪去。

    其中有款設計圖,時念卿看得很清楚,光是戒指的鉆石,都快趕上小型的雞蛋了,那么大的鉆石戴在手指上,不怕手酸?!

    “我大概估算了下,設計師所出的婚戒,男女兩款的費用,加起來基本上都上億了,而珠寶城最貴的款式,頂多兩百萬的樣子。霍寒景,我幫你節約這么多錢,你怎么還一副特別不高興的模樣?!按理說,你應該覺得我無比賢惠,以及持家了。”時念卿努了努小嘴。當然,此話一出,她也覺得自己的邏輯,毫無問題。這過日子,不都是這樣么。

    而霍寒景本總統聽了,嘴角卻抽了抽。

    真是謝謝你的賢惠。

    謝謝你會過日子。

    當然,總統大人本人,真心不知道時念卿到底是什么狗眼光,看中的款式,真是一言難盡。

    挑選女戒的時候,霍寒景在店里,繞了三圈,著實挑選不出勉勉強強能入得了眼的戒指,他詢問柜員:“鎮店之寶么?!”

    柜員一聽鎮店之寶,眼睛都放光了。

    所謂鎮店之寶,自然是店里最貴的珠寶。一般情況,都不會輕易展示的。

    而柜員的每個月收入,是基本工資,加銷售提成。

    如果今天他們的總統大人,購買了鎮店之寶,那么她們這個月的收入……

    柜員都不敢細細去算,點頭就要派人把珠寶拿過來。

    結果時念卿卻說:“要什么鎮店之寶?!我剛剛看的五克拉的鉆戒,不好看嗎?!我覺得特別好看啊,而且鉆石的成色,以及切工的工藝,都很棒。我就要那款。”

    霍寒景都要吐血了,目光第三次落在那鉆戒上的時候,他第一次覺得如果自己是瞎子,應該對心靈的傷害,就沒那么大了吧。

    不過,正如時念卿而言:戒指是戴在她手指上,要她自己喜歡,才好。

    所以,他也沒有多說什么。

    雖然,那戒指,他真心有點不順眼。

    而,挑選男戒的時候,霍寒景勉勉強強看中一款,誰知……

    “不行,不行,那款不好看。”時念卿直接阻止柜員拿戒指,她說,“太復雜了,還是簡單素凈的款式,比較賴看。”

    說著,時念卿指了指幾款差不多樣式的戒

    指,讓柜員拿出來。

    “5723?!”霍寒景看到吊牌上的價格,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時念卿卻一副很淡定的樣子:“有什么問題嗎?!”

    他堂堂一國總統,戴不到六千塊的婚戒?!

    所謂的地位呢。

    身份呢。

    這不是要笑掉十二帝國所有皇室貴族的大牙嗎?!

    不對,是要笑死他們,要了他們的命么?!

    那一刻,霍寒景覺得自己的臉色,都變了。

    店里的暖氣,開得很足。可這會兒,柜員們卻止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她們怯弱弱地盯著通身都散發著凜冽寒氣的男人,她們大氣都不敢出。

    有柜員,覺得霍寒景明明是一國總統,平日的各大會議,雷令風行得讓人不敢發出丁點的質疑聲,可這會兒挑選戒指的時候,竟然連半點發言權都沒有。

    慘。

    實在有點慘。

    家庭地位,真心太低了。

    低到讓人由衷的同情。

    “霍家,很窮嗎?!”霍寒景問。

    時念卿不太明白霍寒景這話的意思。

    霍寒景嘴角漾著淡淡的笑意:“再窮,也窮不到買五千的戒指吧。時念卿,五千塊,掉地上,霍家人彎腰去撿,都是浪費時間,以及會臟了手。”

    “……”時念卿覺得霍家的人,是不是太嬌慣了?!她用無比嫌棄的眼神盯著霍寒景,然后好一會兒才說,“你說這樣的話,不擔心被國民們的口水淹死嗎?!多少國民一個月的工資,估計還不到五千呢,你居然掉五千不彎腰去撿。”

    “……”霍寒景真的不知道應該跟時念卿如何溝通。

    當然,聰明的大腦,運轉好一番后,他突然說道:“剛剛你不是說,要挑選自己喜歡的款式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嗎?!我也要挑自己喜歡的。”

    說著,霍寒景再次抬手去指之前他看中的那款。

    誰知,時念卿卻說:“話是沒錯,可,戒指戴你手上,我如果不喜歡你的戒指,也會影響我的心情啊。如果你實在不顧我的感受,那也行,大不了我到時候看見你戴著戒指,好好回避下就好了。”

    “!!!!”這赤裸裸的威脅,作為一國總統,能忍嗎?!

    自然是不能的。

    可,不忍,他還能有別的辦法嗎?!

    所以,在時念卿笑嘻嘻給霍寒景把她看中的男戒,套在手指上的那一刻,霍寒景的俊臉,別提有多黑沉了。

    時念卿卻格外的滿意,一個勁兒地稱贊:“霍寒景,你的手,要不要這么漂亮?!怎么無論戴哪款戒指,都好看呀?!這么漂亮的手,簡直秒了所有的手模,以及動漫里那些漫畫手。”

    “……”霍寒景絲毫不為她的贊美所動,沉浸在自己悲慘的世界里。他真是腦子有坑,才會同意由她挑選購買婚戒的場地。

    而,站在旁邊的柜員,這會兒的眼神,愈發同情。他們的總統大人,真心太慘了,好可憐……

    在時念卿敲定兩款戒指的時候,霍寒景仍然想做最后的掙扎:“時念卿,你的戒指一百五十七萬,我的戒指五千,是不是差距有點大?!”

    “所以呢?!”時念卿扭頭淡淡看了眼立在旁邊,英俊的臉孔上,全是生無可戀的男人。

    “要不然,看看男款的鎮店之寶?!”霍寒景挑了挑有些發干的嘴唇,提出自己的想法。

    時念卿卻說:“男士的款式都差不多。鎮店之寶,價格翻幾十倍,其實工藝,以及原料都差不多。你之前看中的款式,鉆石都鑲嵌在內壁上,套手指上,根本都看不見,所以那鉆石的存在,完全沒有意義,還不如我挑選的簡單的款式好看呢。”

    “這么便宜的價格,你不覺得你老公帶出去,開個會之類的,會遭人白眼嗎?!”霍寒景還想堅持。

    時念卿說:“你氣場這么足,周身的氣息,讓人害怕得頭都不敢抬,開會的時候,大家只會關注自己是不是哪里還沒坐到足夠的好,會不會惹你生氣,誰敢抬頭去看你,誰還有心思去注意你的戒指,揣測它的價格?!再說了,你這么漂亮的手,自動給它鍍金加碼了,五千塊,戴出五千萬的既視感。”

    “……”霍寒景是一次覺得自己竟然無語凝噎。

    時念卿見他無話可說,催促著讓霍寒景給錢。

    她心滿意足拎著戒指,想要回總統府了。

    不就挑選個婚戒,原本她以為二三十分鐘就搞定的事情,這會兒,竟然十一點了。

    霍寒景抿了抿薄唇,最后妥協了,讓規規矩矩立在珠寶店門口的劉憲過來刷開付款。

    劉憲恭敬地頷首:“時小姐。”

    時念卿不太明白劉憲想要做什么,只是錯愕地盯著他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目光落在霍寒景身上,霍寒景解釋道:“要錄信息,以及刻字。戒指交給劉憲,他會處理。”

    “……”不知道為什么,那一刻,時念卿的大腦里,第一反應的,卻是北苑里那種可萌可乖的鎧爺脖子上的那塊小金牌。

    霍家,是魔鬼嗎?!

    什么東西都要錄信息,什么東西都要刻字。

    不過,時念卿還是乖乖把鉆戒遞過去了。

    從珠寶店出來,霍寒景擁著時念卿上車。

    之前吃晚飯的時候,因為下午挑選戒指,霍寒景沒有陪同,她有點鬧小情緒,所以晚飯都沒吃兩口。

    這會兒,選上了自己滿意的戒指,她忽然就餓了。

    所以,在黑色轎車,緩緩啟動的時候,她扭頭看向坐在旁邊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問:“霍寒景,你餓嗎?!”

    雖然,夫妻之間,稱呼彼此之間的姓名,無可厚非,并且再正常不過。

    但是,每天耳畔都是她“霍寒景,霍寒景”的叫他,霍寒景本人還是覺得有點刺耳。

    畢竟,S帝國,敢這般肆無忌憚連名帶姓喊他名字的人,幾乎沒人吧。

    連霍渠譯都只是叫他名。

    “時念卿,我們婚戒都挑選了,你是不是應該改改口了?!”霍寒景扭頭,淡淡掃了她一眼。

    時念卿有點搞不明白他的弦外之音。

    “改口?!”她問。

    霍寒景說:“真想你哪天招惹我,把我惹生氣到想要殺人的地步,你在連名帶姓喊我名字試試。”

    “???”時念卿眨了眨眼睛,仍然不太明白。

    霍寒景說:“給你降個罪,發泄我的怒氣。”

    “……”時念卿都噎住了。這男人,怎么成天都想治她的罪?!她沒怎么招惹到他吧?!不就沒買鎮店之寶么?!

    她努了努小嘴,眼神可憐巴巴的。

    霍寒景有點受不了她那眼神,索性避開她的目光:“你剛剛想說什么。”

    “你餓嗎?!”時念卿問。

    “不餓。”霍寒景答。

    “哦,那我們去吃宵夜吧。”時念卿說。

    “……!!!”霍寒景。

    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時光仍在,再愛不遲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