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陳默最新章節。

    見我面色凝重,老猛想把我拉到車里去說,我則擺著手,又操起鐵锨,一邊指揮王博幫我刨土,一邊挖著坑道:“事情雖然重要,但并不復雜。老猛哥,你待會兒就安排一些機靈的兄弟,在坪山西村村口設卡;如果要是有外地的車輛進入,一定要嚴加盤問。”

    “怎么?坪山西村的路,是通往豐州集團的;這些日子下來,外地車輛不都是去找豐州集團麻煩的嗎?這種事咱們沒必要攔著吧?”老猛一臉不解地看著我問。

    “那些人自然不用攔,問清楚了放行就行!但要是遇上投資公司或財務公司的人,統統都給我攔下,把他們請到大隊部里喝茶;沒有我的命令,一個也不要讓他們靠近豐州集團。”

    說完,我想了一下又道:“豐州集團盤山公路北側,應該經過殿后村,那個村子里的人,有不少也在咱們廠里工作;所以你也安排一波兄弟,在他們村口設卡;總之這兩條進入豐州集團的路,一定要給我卡得死死的,絕不能讓那個放貸公司的人進去!”

    聽完我的話,老猛一知半解地點點頭道:“是不是豐州集團要貸款?所以你不想讓他們得逞?”

    “貸款他們早就拿到了,這些人是來催債的。”我擺擺手,雖然老猛還是一臉發懵,但我沒有具體解釋,只是說:“你照我的話辦就行了!這事兒對我很重要,千萬不能出現紕漏。”

    “那行,我這就安排人去辦!”說完,老猛扔掉手里的煙頭,接著把一些比較機靈的兄弟喊過來,大體囑咐了一下;那些兄弟就趕緊啟程,朝著西村而去。

    安排完這些,我才微微松了口氣;倒是好久不干農活,這一操起鐵锨,渾身竟然還有點酸脹;老猛就在一旁笑話我說:“默兒,你這身板兒得多練吶!別光顧著過好日子,咱手里的活兒也不能落下。”說完,他還朝空氣里揮了兩拳,那動靜虎虎生風。

    我撓頭一笑,接著讓王博把樹苗拿過來,放到坑里填滿土,然后又澆了半桶水。

    有的時候干干體力活真的不錯,雖然身體上累一些,但腦子里思考的少,精神也不會那么疲憊;尤其出完一身汗,帶著滿身的疲憊,在田間地頭上一坐,喝一大口涼開水,那更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也是很長時間沒出過力了,再加上有股子新鮮勁兒,那天上午,我和王博一口氣栽了近20顆苗子。

    干的時候還沒什么感覺,這一停下來歇息,頓時渾身都酸疼的不行了。

    抓起地頭上的大水瓶,我咕咚灌了兩口,才抹了把嘴說:“猛哥,這些植樹用的地,是老鄉們無償提供的?”

    聽我這么問,老猛頓時一笑,揮著大手說:“你覺得可能嗎?一畝地年租900塊錢,我們沿著四周廠區,承包了100畝,30年承包權,一共花了270多萬;這錢還是獨狼老大,從煤礦上給我支的;他說還是內地好,希望我們在這里安家,既然安家,就得把周圍的環境搞好,這樣也對得起出來闖蕩的兄弟。”

    我點點頭,還是獨狼大哥眼光長遠啊!當然,這也與他們生活的環境有關系,牧區那邊本來環境就不好,而且草原沙化,他們對于環境保護的意識,對于建設宜居家園的意識,要比我們這些內地人強太多了。

    有句話說的很好,“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們習以為常的環境,在牧區人眼里,或許就是天堂!所以我作為一個企業家,在制造污染的同時,就更加有責任保護好我所生活的環境了。

    “猛哥,回頭把這錢退回礦上,這是蔣家的產業,還有豐州集團這個污染大頭;所以這些錢得由他們來出,咱們公司犯不上倒貼。下午我就讓黃大發給你轉賬,而且有什么要求,盡管跟他提。”我掏出煙扔給他一根說。

    “這只是一期空氣凈化林,往后還要繼續追加投入,富龍集團能出這份錢?”老猛點上煙,疑惑地問我。

    “富龍肯定會出,而且將來,豐州集團更會出,而且還會拿大頭。”一邊說,我想了一下又道:“你就直接算算,滿共要種多少凈化林吧?!”

    老猛抬起手,指著遠處的大片地方說:“其實這個盆地里,能裝下富龍和豐州兩座工廠,就已經是極限了!不能再多了,即便是這樣,坪山有一半的耕地,都得建成樹林;工廠污染是一部分,大部分還是山上開礦,飄下來的浮塵;現在咱們西村小區的陽臺,一天不擦,就會落滿灰塵,只有種下大片的樹林,才能將這些揚沙浮塵給阻絕掉。”

    我再次認真點了點頭說:“行,反正坪山鎮周圍的耕地,老百姓也不怎么耕種,不如就承包下來,建成防護林吧。回頭我再讓人去縣里,辦個‘坪山防護林重點保護區域’的牌照,這樣也能避免村民們濫砍濫伐。”

    這些事情,雖然都是我一時起念,才做起來的事;可沒想到后來,卻把坪山變成了一個山清水秀、樹木繁茂的天然氧吧;這里不是景區,卻能引來無數人的游覽,蔣晴再臨此地時,感動的眼睛都紅了;她是發自內心,感激我對蔣家、為她做的這些事。

    下午回到公司,我還專門開會討論了這件事,然后還讓黃大發,發動下班的工人,都去幫著老猛植樹,只要種一棵樹,就給5塊錢的勞務費。

    開完會后,我就坐在辦公室里琢磨,這個封家都大難臨頭了,怎么還不給我打電話?最后是我先憋不住,直接撥通了封豹的手機號。

    “喂,封大公子,你們封家人倒是真能坐得住啊?我之前給你的那個提議,你父親考慮的怎么樣了?”靠在椅背上,我開口問他。

    “小混賬東西,都是你害的!你怎么這么絕?非要把我們封家逼死,你才滿意嗎?”封豹一句話沒說完,就開始罵了起來。

    “封豹,我已經給你們機會了,把鑰匙交給我,豐州集團絕對能轉危為安;那些在市場上的封堵,我也會很快就給撤掉!所以不要再堅持了,那把鑰匙如今放在你們手上,不僅不是財富,反而是一種危險,不是嗎?”

    青青免費視頻中文字 www.pyjrlxs.com最快更新陳默最新章節。